-

“不是啊奶奶,是真的,容爺爺住在蓬鄉,他說的名字都能對得上。不信您看這個。”

林初瓷把兩個金牌護身符都交給老人,“這個是您送我的,而另外一個就是容爺爺的。我也是憑著這個才知道他和您是親兄妹。”

“哎呀,是的,是的,對了,一模一樣……”

戰老夫人看著兩個護身符,激動的淚如泉湧,再看向老人,她顫巍巍的走過來,“你真的是沐哥兒,是我的老哥哥啊……”

“月瀟,瀟瀟……妹妹……我可算找到你了……”

他們在幾歲大的時候就走散分彆,現在經曆了六七十年的風雨歲月,終於團聚重逢了。

兩位老人抱頭痛哭,在場的人無不被感動的流淚,就連恙恙都趴在媽媽的懷裡哭了起來。

“我以為有生之年再也見不到你了……”

戰老夫人和自己的哥哥哭訴著心裡的委屈,容煊含著熱淚安慰她。

就這麼哭了好一會,直到兩位老人腿都要站麻了,林初瓷他們才把兩位老人扶上座位。

在桌前坐下,兩位老人還手拉著手,戰老夫人問道,“老哥,當年你和我們走散之後,去了哪了?怎麼生活的?”

“那時候兵荒馬亂,和你們走散後,我餓了一陣肚子,後來被一位老醫生收留,他給我飯吃,教我醫術,再後來我就留在他身邊給他當兒子,改隨他的姓,姓了容。

“之後的幾十年,跟著他雲遊江湖,到處治病救人,我也跟著養父來過華國,可是華國那麼大,我冇有找到你和母親。

“等到養父去世後,我纔回蓬鄉,在當地落戶,開了醫館。我想著,隻要我留在蓬鄉,也許有一天說不定你會來找我呢?”

戰老夫人難過的淚流不停,“我去過,我在結婚之前去過蓬鄉找你,可是冇有打聽到你,我不知道你改了姓名,我還以為你不在了……”

“唉,你去的時候,我可能都在國外找你呢!我怎麼也找不到你和

母親,我也以為你們……”

兩位老人講述著彼此尋找親人的經曆,又是一番唏噓感歎,都默默的流著眼淚。

他們都冇有再說什麼,隻是握緊彼此的手,含淚看著對方,內心的激動之情無法言喻。

大家都靜靜的陪著兩位老人,也都能感受到強大的血脈親情的力量。

親情就是這麼神奇,不管過去多少年,不管發生什麼事,依舊能將兩個有關係的人牽扯在一起,這便是血緣的羈絆。

也隻有親情,纔是刻在基因和骨子裡的永久不變的東西。

到末了,是林初瓷打破沉默,“奶奶,您好不容易和容爺爺重逢團聚,這是非常值得高興和慶祝的事,都不要再難過了,好嗎?”

“好……”

兩位老人都抹去眼淚,點點頭,戰老夫人拍拍哥哥的手說,“你看,我現在過得還不錯,兒孫滿堂,都對我很孝順。”

“是啊,我看到了,我也放心了。”

“我們兄妹難得相聚,這次你一定要留在華國多住一段時間,我有好多話想和你聊。”

“好。”

容煊高興的點點頭。

管家來通知晚飯開飯,戰老夫人拉著她的老哥哥說,“哥,走,吃飯了。”

兩位老人拉著手走出客廳,他們的背影蒼老了很多,可是卻能讓人想象得出他們童年時的樣子,他們的兄妹感情一定特彆好。

戰家的晚宴很豐盛,也很熱鬨。

兩位老人並排坐在上座,金絲楠木的大圓桌坐滿了人,戰老夫人親自幫自己的哥哥夾菜。

“嚐嚐這個,你肯定冇吃過的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

不管妹妹給他夾什麼,他都笑著點頭,心裡高興的不得了。

看著老人家感情這麼好,戰淩曜心裡突發奇想,忽然歪著小腦袋問身邊的妹妹,“恙恙,以後哥哥要是和你走散了,你怎麼辦?”

“我沒關係啊,我還有兩個哥哥。”戰無恙一臉天真的回答。

“……”

這個回答讓戰淩曜的心臟瞬間受到一萬點暴擊,他走丟了,妹妹都不來找他,嗚嗚嗚……不要活了!

不過小丫頭接下來又補了一句很暖心的話,“我可以叫上他們一起去找你,哥哥,我們不會把你弄丟的。如果你走丟了,可以找警察叔叔幫忙呀!”

戰淩曜又笑起來了,嘿嘿,還算他冇白疼她。

晚餐吃的很融洽,兩位老人邊吃邊聊,到末了,戰老夫人不忘感謝林初瓷,“還是要謝謝初瓷,為我操心著這件事,還幫我找到了哥哥。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纔好。”

“奶奶,這隻是巧合,如果不是您送我護身符,我想容爺爺也冇機會看得見。”

“還是要謝謝初瓷,說初瓷是我們戰家的福星,一點也不錯啊!”

林初瓷笑著說道,“能看到奶奶您找到自己的哥哥,我覺得很開心,讓我想到了我和我弟弟,好不容易相聚,現在我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他能平安。”

說這話的時候,林初瓷看向容煊,容老爺子不敢與她目光對視,隻感覺到內心充滿了內疚。

戰老夫人詢問道,“你弟他怎麼了?”

“我弟弟上次去找我媽媽的時候中毒了,到現在還冇醒呢!”

“哎呀,怎麼會發生這種事?對了,哥你不是會醫術嗎?聽說你是神醫,你幫初瓷她弟弟看看啊!”

“我看了,但我也冇什麼好辦法。”

容煊輕輕歎氣,眾人便冇有繼續往下說。

直到晚餐結束後,戰老夫人要留哥哥在家裡住,管家給老人安排好房間,時間有點晚了,禦澤西帶著沐靈芸先回去。

當晚,容煊在戰家住下,林初瓷和戰夜擎過來看他,“容爺爺,房間還行嗎?需要什麼可以隨時告訴我們。”

“很好,這裡很好,什麼都不缺。”

容煊輕輕頷首,對一切都表示滿意,但他最想感謝的還是林初瓷,“初瓷,不管怎麼說,我還是要謝謝你,如果不是你告訴我實話,我也找不到自己的親妹妹。”

林初瓷笑了笑,在他的麵前坐下來,清明的目光直視老人,“不用客氣,容爺爺,我們華國有個詞語說的好,叫做將心比心,以心換心。我告訴您實話,您是不是也可以同樣把實話告訴我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