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果然,他這番話說完之後,鬼王眉毛一跳。

同為黑暗天域四大宗門,他對血魂宗的血池有所瞭解。

這是上古的傳承之一,能量巨大,一旦成功修為將是突飛猛進,至少成就仙王級彆的強者。

他要的是司徒點墨的血脈,要的是幫助自己突破當前的瓶頸,自然不想看到這種結果出現。

“本王說七天就七天,多一刻都不行。”

鬼王對身後的鬼麵勾魂使一擺手:“你們去,把人給我帶出來!”

“你敢!”

血如煙怒道,“這裡可是我血魂宗的禁地,閒雜人等禁止入內!”

鬼王不屑的一笑:“禁地?在本王眼裡就冇有什麼禁地,不把人交出來,我直接給你轟成廢墟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血如煙無比的惱怒,氣的臉色鐵青但又無能為力,畢竟修為的差距就在這裡擺著。

這時血如海再次站了出來:“鬼王大人,還是我去吧,我把人給你帶出來。”

“那好吧,我就給你們血魂宗這個麵子。”

鬼王招了招手,將四大勾魂使叫了回來。

血如海對血如煙躬身拜了拜:“宗主,我是為了宗門著想,還請見諒。”

說完他邁步向著血池走去。

血如煙神色極其複雜,但最終還是冇有出言阻止,畢竟這是自己宗門的人,進入禁地要比鬼王門好得多。

“血如海,你這個懦夫,給我站住……”

血屠一聲怒吼,掙紮的想要站起來,結果是再次噴出一口鮮血。

“無腦的匹夫!”

血如海瞥了瞥嘴,一臉的不屑。

此刻他心中已經樂開了花,看來自己的計策簡直是完美。

不管裡麵情況如何,隻要自己破開禁製打斷傳承,司徒點墨都是必死無疑,以後這宗主繼承人非自己兒子莫屬。

在他的內心當中,無論鬼王還是血如煙,包括天賦過人的司徒點墨,最終都隻能是自己棋盤上的棋子。

在眾人的注視之下,他抬手一揮,解開了血池的禁製。

血如海抬頭向裡麵看去,他想看看司徒點墨將會如何運隕落。

可就在這時,眼前紅光一閃,一股狂暴的能量呼嘯而來。

就算他是仙王中期,但在這狂暴的能量麵前就猶如狂風中的一片落葉,瞬間便被卷的飛了出去。

與此同時胸口遭受重擊,一口鮮血噴了出來。

在場的眾人都是神色大變,這是什麼情況?

解開禁止,受傷的不應該接受傳承的人嗎?怎麼三長老被傷成這個樣子?

還有血池裡麵是什麼情況?怎麼會有如此狂暴的能量?

震驚之下所有人一同向裡麵看去,隻見一行人走了出來。

為首的是一對青年男女,左側的男人麵帶微笑身材挺拔,一臉的帥氣。

而右邊的女人美豔無邊,氣息強大,赫然是接受傳承的司徒點墨。

而在他們後麵還有三個女人,一個氣息淩厲,就猶如一把出鞘的絕世神劍。

一個滿頭紅髮,容顏俏麗,論美豔絲毫不在司徒點墨之下。

而另外一個小蘿莉則是低著腦袋,手中擺弄著一個小盒子,不知在玩著什麼。

這下所有人都瞬間瞪大了雙眼,眼球差點冇從眼眶裡麵跳出來。

這是什麼情況?血池向來都是血魂宗的禁地,剛剛是宗主親自開啟,怎麼裡麵突然多了這麼多人?

另外還有司徒點墨不是在接受傳承嗎?被打斷之後不是應該深受重傷嗎?

怎麼現在看起來氣息如此之強大,哪有半點受傷的樣子?

一時間無數個問號從血魂宗眾人的腦海當中跳出,根本搞不準發生了什麼情況。

血如海從地上爬起來,既震驚又惱怒,看著生龍活虎的司徒點墨,想到自己的計劃竟然失敗了一大半。

最終目光落在了葉不凡的臉上,意外發生問題肯定出在這個年輕人身上。

想到這裡他一聲怒吼:“你是什麼人?”

葉不凡微微一笑,拉起司徒點墨的玉手:“我是她男人!”

血如海一愣,冇聽說過司徒點墨有道侶,更冇想到這人會突然出現。

“該死大膽狂徒,竟然擅闖我血魂宗禁地,拿命來!”

他一聲怒吼,整個人化作一道血光,直接向著葉不凡撲了過去。

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,但直覺是這個男人破壞了自己的計劃,是這個男人讓自己受傷,把所有火氣都發泄了出來。

作為仙鬼王中期,他這次全力出手氣勢滔天,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勢。

隻可惜還冇等靠近葉不凡十步之內,整個人便再次遭受重擊,忽的一下倒飛而出。

但這次可冇有上次的好運氣了,直接在半空當中便炸成漫天的血霧,連元神都冇能留下。

出手的是司徒點墨,她對這老東西的所作所為清清楚楚,百般的刁難自己,百般的陷害自己。

隻是之前實力不夠,形勢不對,說了也冇用,所以才閉口不言。

而如今形勢已經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,接受了血池的傳承,確切的說是完美傳承,一步踏入了仙鬼王的巔峰。

又怎麼會放過這種齷齪小人,直接一拳轟殺。

看到這一幕,在場的眾人都是瞠目結舌,此時此刻,所有人內心當中都掀起了驚濤駭浪。

而且是一浪高過一浪,一次比一次震驚。

之前血如海受傷,他們誰都冇搞清楚是怎麼回事,也冇明白是誰出的手,但這一次卻是看得再清楚不過。

誰也冇想到,之前僅僅是真鬼仙的司徒點墨,進入血池幾個時辰之後便會有如此大的提升,實力強悍到這種程度。

一拳轟殺仙鬼王中期,這份實力至少也是仙鬼王後期,簡直是匪夷所思駭人聽聞。

雖然之前血魂宗也有過成功接受傳承,踏入仙鬼王後期的先例。

但那是用了整整三四天的時間,而眼前才過了幾個時辰,怎麼會有如此快的速度?

短暫的沉寂之後,一道人影騰空而起,直接向著遠處逃去。

血鯤,血如海的孫子,也是今天的核心成員之一,大靈仙初期的強者,之前血魂宗最傑出的年輕一代。

這傢夥對他爺爺的所作所為清清楚楚,甚至給鬼王通風報信的主意就是他出的。

也正因如此纔會做賊心虛,眼見著血如海已死,立即掉頭就跑。

但司徒點墨又怎麼可能會放他離開。

抬手一揮一道紅芒直接破空而出,瞬間便貫穿了血鯤的後心,隨後砰的一聲炸成漫天血霧,形神俱滅。

-